考完試的暑假,一些可有可無的計畫,一些有意義無意義的蹉跎磨蹭。

   幹訓要準備的閱讀課程,還沒人把書單給我,我現在能確定要推薦的只有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,然後也許蔣勳的孤獨六講,也許無緣的台大中文系學姊的作文就是多看多想多寫多讀,也許,我只是想要學弟妹好好去體會他們的青春歲月,這樣,就很夠了。

   余秋雨先生說,他不想幫別人開書單,因為閱讀是尋找自己生命的過程。

   每個人的生命都不一樣。

   結果我現在要向學弟妹推薦他的書。

   把他的書從書櫃的角落裡找出來,隨便的翻翻,隨便挑一些篇章讀,好奇我能不能找回第一次讀這些文字時的感動。相隔五年,的確有些悸動已被刷淡,重讀也不再像第一次那樣痛快了。我的閱讀習慣也有變化,以前新的書買來,總是在兩三天內快快的把它讀完,放到書架上,然後去買下一本。沒書讀的日子十分難過。現在可以同時讀好幾本書,交叉著看,讀哪本書全憑心情決定,閱讀的領域也從小說轉向新詩、散文。

   現在不大看小說了。

 

   從高中畢業,考完大考,這個夏天空曠的教人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 (這個夏天有自己的故事,但我還沒準備好,還沒準備好台詞,還沒準備好面對Z該用的表情,說話的語調。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可楊 的頭像
可楊

it's enough.

可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