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困頓與不安

在演講者遺落的轉折、停頓中

逐漸抵達

臨界飛行的速度

 

再堆疊一些

被睡眠掬捧的臉頰

我們就能拋下廣場上的群眾

群眾手中的螢光棒和

螢光棒的螢光

 

在從未被臆測出的愛情中

測試

累積了一百年的

時間的重量

 

 

 

 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可楊 的頭像
可楊

it's enough.

可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