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完藍色大門,不知道為什麼胸悶得難受,明明是一部很單純的電影。

  「你已經錯過了,你不可能再回到那些歲月。」

 

  夢見很像孟克柔的Y,和我認識的大家一起奔跑,玩大概是鬼抓人之類小孩子玩的遊戲,在一座看起來像博物館的中國園林,一落落的門廊,昏黃微暗的陽光,我們晃盪在稀疏的樹影之間。夢見Y畫畫,其實從沒看過她畫畫,只知道她待過漫研社,夢裡,她畫得很快,也許連我那些真正學美術的朋友都要驚嘆,我呆呆地看著。Y上床睡覺,我替她關了冷氣打開窗,猶豫著,怕會有人從開啟的窗進來,我關了燈。

  我離開房間,左轉走上樓梯,不知大為什麼大理石石板變成了黃泥土。

  醒來,六點多,昨晚是自考試結束以來睡的最好的一次。

 

  考完試,對了答案,我打給Y,Y在政治系念完了大一,我們聊了我的考試,志願,暑假目標,還有一些大學生活。我心裡大概明白,跟Y同校的機會是微乎其微,我不敢奢想閱卷老師一時迷糊,給我那篇糟糕的作文過高的分數,而最拿手的歷史地理,進考場前被刺眼的陽光,同學的不在意的言笑,搞的心情浮躁,差點寫不下試題,表現也並不是很理想。也許去師大,也許去做禎岑的學弟。

  在確定成績和學校之前還是很難有輕鬆的感覺。

  Y隔天要去日本,已經有些晚了,我說晚安然後掛上電話,她十天後回台灣時成績單還未寄發,我想著,等班遊從墾丁回來後再打電話給她。

 

  去看醫生,胸悶和失眠,醫生說,你是自律神經失調。

  (沒辦法控制夢境是嗎?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可楊 的頭像
可楊

it's enough.

可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